报道评论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双一流"建设» 报道评论» 正文

中国教育报评论员:立足中国特色,瞄准世界一流

作者:   发布日期: 2017-02-27   来源:

 十八届五中全会通过的“十三五”规划建议明确指出:“提高高校教学水平和创新能力,使若干高校和一批学科达到或接近世界一流水平。”这实际上提出了新时期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重大命题。全会闭幕不久,国务院正式发布了《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这是党中央、国务院在新的历史时期,为提升我国高等教育发展水平、增强国家核心竞争力、奠定长远发展基础作出的重大战略决策,这项重大举措,必将加快我国从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跨越的步伐。

  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战略部署。2014年5月4日,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就明确提出:“党中央作出了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战略决策,我们要朝着这个目标坚定不移前进。”今年8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五次会议通过《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提出推动一批高水平大学和学科进入世界一流行列或前列,提升我国高等教育综合实力和国际竞争力,培养一流人才,产出一流成果。中央的决心和推动,使我们更加深刻地认识到,这一具有国家战略意义的举措,不仅将对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和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发挥重大促进作用,对“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实现发挥基础性作用,也将极大增强我国教育文化科技的实力。

  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是经济社会发展到新阶段对高等教育提出的新的更高的要求,这一长远谋划是拓展未来国家发展空间的必然选择。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是我国建设创新型国家,实现转型发展的根本保证,“两个一百年”目标和中国梦的实现,离不开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支撑。建设创新型国家必须培养出大批创新型人才,这不仅为我国现代大学100多年的发展历史所证明,而且也为现代世界强国的崛起所印证。19世纪德国的崛起得益于柏林大学等一批世界一流大学的应运而生,20世纪美国的发达受惠于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一批世界一流大学的强势出现。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担当着社会经济发展发动机的使命,为经济社会转型升级提供源源不断的人才和精神动力。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崭新阶段,国家战略性产业发展和急需领域的振兴与开拓必须依靠一流人才和一流文化科学技术,舍此别无捷径。

  未来的中国一流大学,应坚持以中国特色、世界一流为核心。坚持这一点,就是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加强党对高校的领导,扎根中国大地,遵循教育规律,创造性地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积极探索中国特色的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之路,努力成为世界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推动者和引领者,培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接班人,更好地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为人民服务。尽管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定义与标准存在各种不同的解释,但仍然有世所公认的标准,比如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总是致力于传播和创造尖端知识,既服务于国家战略需要,又促进国际和人类共同事业,它们无一不是所在国家软实力的主动脉,人类文化科技进步的领跑者,造就全球精英人才的摇篮,国际文化融合与交流的主阵地。

  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主体责任在大学。因此,必须调动大学的积极性,充分激发其内生动力与建设活力。当今时代,中国虽然已经成长为世界上具有举足轻重地位和影响力的核心大国,但毋庸置疑,我国教育文化科技的先导性还不足,前瞻性和创新性还不够,国际影响力还比较弱,这是我们必须正视的现状。尤其是我国的高等教育,其规模、结构和质量虽得到了显著改善,建成了世界上最庞大的高等教育体系,但在世界顶尖大学和顶尖学科“俱乐部”中还难觅身影。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学科恰逢其时,中国的大学更应勇于担当,自我加压,以创新发展的激情融入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洪流,全面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无可替代的前瞻性和先导性作用。

  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总体方案》已经摆在我们面前,重要的是切实行动起来,落实落实再落实。除了在投资和机制上给予全面保障外,还必须进一步深化综合改革,加快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建设,着力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加快构建充满活力、富有效率、更加开放、有利于大学和学科科学发展的体制机制。

  从世界范围内的经验看,大学所释放出的创新能力,在一个国家总体创新能力中居于基础性原创性的重要地位,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发展动能和可持续性,可以说是国家竞争力的标志。“在国际发展竞争日趋激烈和我国发展动力转换的形势下,必须把发展基点放在创新上,形成促进创新的体制架构,塑造更多依靠创新驱动、更多发挥先发优势的引领型发展”,“十三五”规划建议中的这句话,让我们读出建设中国的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紧迫感。

  国务院印发的《总体方案》,科学分析了我国高等教育在世界一流大学中的历史方位、一流大学基本特征以及发展规律和趋势,描画了建设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清晰路线图,更为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提供了强大的动力。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如果中国的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能诞生在我们这代人手里,那将是我们留给后人的一项丰功伟绩。(本报评论员)

    《中国教育报》2015年11月6日第1版